晓月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 >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2019-10-09来源:东南之窗

青城山下白素贞,临安少年初长成。

赵雅芝与叶童早在1992年,演绎的“千年等一回”的西湖爱情故事,成为一代经典。时隔27年,对于新版《新白娘子传奇》(以下简称《新白》)来说,如何在符合当下主流观众审美的同时,在“致敬”与“创新”之间找到平衡,真的是一个难题。

为了更好地适应年轻观众的看剧需求,进而传递故事的核心,新版《新白》在保留了原版经典角色以及整体脉络的前提下,进行了大幅度的改编与创新,尤其是对包括许仙、白素贞在内的角色人设的调整,更是突破性的。比如,鞠婧祎的白素贞不再是赵雅芝版端庄优雅的形象,而是多了几分灵动俏皮;于朦胧的许仙相较于叶童版,则增添了些许儒雅仙气。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这些改变,自然而然地对角色的造型提出了新的要求。而在此前,《新白》造型指导、新锐服装设计师阳东霖在接受麻辣鱼采访时,分享了他和团队的坚持与突破,因果之间真是不负该剧开播之日就喜提的热搜#新白娘子传奇真仙#。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阳东霖 《新白娘子传奇》造型指导,云庐艺术空间创始人

《新白》有新意,专注在细节

在整体设计上,《新白》为了凸显轻柔含蓄的东方美学,造型团队亲赴苏杭,选用各种轻薄柔软真丝面料;同时由于故事本身发生在临安江南,所以在色彩的选择上,则以中国画颜料淡彩系为基础。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新白》人物造型设计图

而针对每一个角色的性格、身份的不同,阳东霖提到他们会从研读剧本入手,进行针对性的设计,其中最主要也是最典型的突破,就体现在白素贞的仙、许仙的儒和小青的飒上,并注重人物性格的成长和变化,每个时期的不一样和元素延续。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新白》服装面料搭配雏形

《新白》中,白素贞的性格在故事的前、中、后期有非常明显的改变,这些变化也都体现在了服饰上。她初到人世时,是一只萌妖,因此,这一阶段的服装会用蛇鳞片、小野花等装饰增添活泼感和少女感;她与许仙恋爱后,服饰上会突出浪漫与仙气;当她嫁为人妇后,服装款式也随之更加沉稳,一直到水漫金山的黑化处理。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白素贞(鞠婧祎 饰)

对于许仙,他们则弱化了原版中许仙民间布衣的形象,在这一版上强化了其“儒雅”“有担当”的气质,塑造其玉树临风的形象。与此同时,为了加强许仙和白素贞的cp感,设计团队采用了雪纺、缎面绡一类的布料,使其“有仙气又不过于飘逸”,让画面呈现更为协调、柔和,许仙的成长也经历了学徒-大夫-婚后-黑化的阶段。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许仙(于朦胧 饰)

小青在新版剧中经历了从不清楚自己是男是女,开始以小爷自居,到变为女儿身,与张玉堂恋爱,到后期黑化的过程,因此服装设计也是在不断变化。但不管是前期的中性风,还是后期的黑化,其实都保持了一个风格元素——“飒爽”,“这取决于小青本身大大咧咧的性格”。至于其衣服上出现的龙甲、龙鳞的点缀,阳东霖解释称,这也是对其半妖半仙、龙王之女身份的昭示。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小青(肖燕 饰)

再比如四妖,对应的是原版中小青的五个鬼跟班,在新版中,他们看似道行较浅,实则是东海龙王安排乔装在人间,小青身边守护她的神君。因此在服装造型上,会比较隐晦地通过细节凸显角色特质,并根据他们不同的性格,属性,选取不一样的元素,颜色,款式的服装,使其不同于常人,但是又不过分张扬。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四妖剧照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四妖设计图(上)、设计手稿(下)

在阳东霖看来,这一系列的改变都是基于《新白》所构建的世界观,“我们在创作初期就一直强调,旧版塑造了一代人心中的经典,不可超越,但新版是属于2019年的作品,是在当下主流观众的审美体系下,一个焕然一新的《新白娘子传奇》”。

迎合当下,亦在传承。《新白》对于东方美学的展现,同样体现在阳东霖及其造型团队的设计理念中,将中国画的写意和留白贯穿服装造型当中,再配以传统中国画淡彩的用色。以两大主角的服饰为例,许仙衣服上的一枝竹子或者一缕兰花,小白身上的几朵梅花或者几片花瓣,都是“放在了该出现的合适位置,不夺不抢,处处流露出具有东方韵味的美”。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图案元素运用

世界观构架,决定美学调性

《新白》的故事发生在宋朝,剧中巧妙地融入了宋朝元素,大到人文环境的构建,小到人们的衣食住行。但《新白》又是一个民间传说,这就给服装造型设计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在真实与创作之间,阳东霖认为,戏剧服装是否需要完全遵从历史,取决于作品的定位,以及整体世界观的构建是否能够落地。

以阳东霖团队参与服装造型设计的另一部影视作品《唐砖》来说,该剧讲述了现代考古队员云烨在沙漠遭遇不测后穿越大唐,意外卷入宫廷争斗,先后经历一系列爱恨交织同时啼笑皆非的故事。“在这样的故事框架下,人物的造型设定就是基于唐代的服装样式,根据不同的人物,融入了现代的解构和融合。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团队对唐代服饰进行大量的研习后,加入了现代元素,例如男主角云烨,由于他的穿越属性,服装上就结合了更多实用性的设计,比如将现代服装中衣裤兜与唐代服装的结合,“他作为一个现代人到了唐朝,为了自己方便,把古时候的大带变成了背带。”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像这样的调整,出现在一部穿越剧中,也许在观众看来,就可以是十分合理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正是这种唐代服饰特点和现代元素的混搭,使得这一穿越男主的形象更鲜明了。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此外,世界观的构架也决定了戏剧作品美学系统的统一与协调。无论是《唐砖》还是《新白》,阳东霖表示:“导演、制作团队都会与包括美术、服装造型、化妆造型、以及特效组在内的视觉效果团队召开多次碰面会,也会把服装、美术以及特效的图稿放在一起,判断是否协调,或者说是否在一个基调里,在同一个世界观的基调中,各个团队相互配合,而不是各自为阵。”

平台转换间,理念无需跨界

在《新白》和《唐砖》之前,阳东霖从业十几年来一直专注于舞台戏剧艺术的造型设计,其作品也基本都是围绕着中国传统古典文化的现代解读来进行,囊获了诸多国内专业大奖,积累了相当扎实的专业能力。如今跨界来做影视剧,他认为创作的理念其实是相通的,“戏剧是一种融合众多艺术门类的综合艺术,包括编剧、作曲、美术、服装、化妆、灯光等等,它们之间是相互作用的。”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不同之处则是体现在创作规律和工作程序上。我们有一个充满创作力的专业团队,不希望在创作中墨守成规,希望我们的加入,能给影视服装造型带来一些新鲜的力量。”除了将通读剧本,进行人物分析,把握人物发展脉络这样的创作习惯从舞台艺术创作延续到影视剧中,他们还坚持头脑风暴,将大家的想法聚集在一起,相互刺激、延伸,变成一个设计概念或方向。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在他的理解中,舞台戏剧艺术的造型设计更加戏剧化,艺术性更强,而舞台戏剧艺术中充满戏剧张力的创作手法其实可以融会贯通地运用到影视剧中。比如《新白》中的法海,他们保留并合理解构了袈裟僧袍等元素。并结合人物自身的内心变化,突出其困惑感和双面性,使用了泼墨国画的晕染和分裂感的袈裟,塑造了一个耳目一新但是又不会违和的法海形象。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法海(裴子添 饰)

再比如说,出现在《唐砖》中太上皇李渊中秋节宴会的一段舞蹈,其舞段和服装概念都来自舞剧《杜甫》中的舞蹈《丽人行》,惊艳的造型和舞蹈使得其在抖音上点击率破七亿,得到了观众的认可和迅速传播。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杜甫》之丽人行

这个案例也给了阳东霖他们一点启示,他们的设计和创新,或许能够引领观众,提升对于艺术的接受度和理解力。“观众的欣赏能力是靠艺术培养出来的,我们将艺术手法结合戏剧张力,运用到包括服装在内的影视创作中去,等大家耳濡目染了以后,慢慢地就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感受。”当然,他也强调这种艺术手法不是胡编乱造,而是有依据的,即使是夸张,也要张弛有度。

走出舒适区,创作无需程式化

作为影视界的“老新人”,阳东霖打趣道:“‘新’也不一定是劣势,借助多年的舞台戏剧艺术设计积累和经验,反而可以让自己不会受太多程式化和所谓行业规则的约束。”

2007年他进入奥组委运营中心,参与到了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服装设计工作中。这段经历对他来说,不仅是对为人处事能力的一种锻炼,更对他今后的工作态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位资历很深、年长的设计师,他对待每一次设计都十分严谨,对每一个细节都事必躬亲,这样的工作态度让我获益匪浅,我也一直以这样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要求团队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环节都不允许掉链子。”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团队工作照 统筹-设计-制作-试装

研究生毕业时,他曾有机会留在国家大剧院工作,但不愿意把自己局限在一个限定的环境。最终还是决定走出舒适区,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走出舒适区”,也是阳东霖从业近十几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无论是自己还是团队,他们一直追求“如何求新求变,不重复别人,更不重复自己”。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面料选取

阳东霖进一步解释,不重复别人,就是能够在人们的常规认知之上多一些思考,“譬如当别人提出一个创作需求时,我们强调的是在他们的第一认知之上,能够再提升一个怎样的高度,即从美感或艺术感上考虑用色、结构、搭配,怎么样能做到跟别人有所不同。”

不重复自己,就是不会只做同一类型的项目。作为一支闯入影视界的新军,目前虽然还是以古装戏为主,但其团队每一个作品题材其实都有很大区别,《唐砖》是基于唐朝的穿越剧;《新白》是体现新东方美学的爱情传奇剧;正在拍摄的《云上学堂》,时间界定在南北朝时期,突出国学气质;《民国奇探》则是摩登民国风。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新白》造型指导阳东霖:从舞台艺术到影视剧如何用服装征服观众

不让自己的思维僵化或是程式化,对阳东霖和他的团队来说,是挑战,是坚持,更是对艺术创作的热爱和向往。如他说言:“艺术创作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它总会在下一次有不一样的灵感出现,或者说每一次都会有不一样的突破和创新。”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rbhcbz.com/kexue/48148.html
(本文来自晓月文化整合文章:http://www.hrbhcbz.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hrbhcbz.com ?2017 晓月文化

晓月文化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